最新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动态>>最新动态>>正文
    【对话大咖】吉村纯一 × 户田芳树&刘佳
    2018-04-23  点击:[]

     

    LD

    构思和情感是景观设计的基础,那么,您是如何在设计中体现这一基础的呢?

    吉村纯一

    我追求的是不会因时间的推移而褪色或陈旧的设计,也想要不断探索这种设计方法。在中国,人们对许多项目的关注点只停留在刚竣工时的效果和是否能够成为热点上,可设计中真正重要的是要考虑如何让新事物与已经根植于这片土地上的事物相结合。30年前,日本的景观设计一度带有很强烈的美国色彩,留学归国的人们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彼得·沃克的影响。尽管如此,这些海归派设计师的骨子里毕竟是日本人,他们设计出来的带有美国色彩的作品总有写异样之感。我常常思索着如何运用日本传统的美学手法——“破(指打破原有的节奏和构图)”“晕(指模糊画面)”去进行创新型的设计表现。如果在此基础上还能以地域特性为基底提出具有地方特色的方案,那就称得上是一个更好的设计了。

    LD

    贵公司的英文全名是Placemedia Landscape Architects Collaborative,请问为何要特意强调“Collaborative(合伙人)”这一企业性质呢?

    吉村纯一

    我从铃木昌道先生(知名景观设计师)的事务所辞职后成立了自己的公司,那时我不想以我个人的名字作为公司的名称,因为,比起拥有一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事务所,我更希望能够与性情合拍的搭档合作,组建一个志趣相投的团队,不仅与国内设计师合作,也要引进国外的设计人才。如今一起合作的宫城俊作先生虽然在国外留过学,但从根本上讲他还是日本人,还是想运用国际理论进行有日本特色的设计表现。我们的员工都有各自擅长的领域,大家通过讨论找出新的解决方案,可谓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LD

    能否分享一下您从铃木昌道老师那里学到的东西?

    吉村纯一

    我铃木先生那里学到了如何在设计中运用“破”、“晕”、“错(指错位、错开的手法)”等日本美学手法。换言之,或许也可以称之为“新日式风格”或“现代日式风格”。

    尊重当地的风土人情,要创造出新的风景而非简单的造园,这就是我从铃木先生那学到的哲学。

    LD

    在您的诸多作品中,哪件作品让您印象最为深刻?

    吉村纯一

    印象最深的作品是植村直己纪念馆(建筑设计师:栗生明)的景观。与其说我“设计”了这个作品,不如说我通过自己的手梳理、整合了那里的山川、树林和梯田等景观。你甚至可以不把它当作是一个景观设计的作品,而是一个对如何观赏风景提出建议的作品,比如,设置适当的观赏点来突出项目轴线等等。景观是基底,即使随着时间的流逝设施会变得老旧,基底仍然会得到留存。该项目已经竣工十多年了,仍在今年获得了土木学会颁发的“土木设计奖”。这个奖项对我的意义与曾经获得的“建筑学会奖”一样,都具有超出奖项自身的价值,令我感到十分高兴。

    LD

    您是如何将历史和文化融入到设计中的?

    吉村纯一

    我参与过第六届中国(厦门)国际园林花卉博览会的设计,并以“月”作为设计理念。因为花博会位于新区,很难借用历史与文化的元素,所以我采用了注重造型的设计。作品主要表现不同时间月亮的盈缺,地面上如黑棋子一般的石子连成的直线好似月亮升起时的轨迹。我出生在日本松江市,一次在松江城公园的小路上看到一块四方形的混凝土平板被松树根紧紧地环抱着,不禁为之着迷。这种人工和自然的结合,落叶堆积在混凝土形成的和谐氛围等深深地吸引了我。

    一位英国传统风景园林设计师说过“自然是厌恶直线的”,对此我并不敢苟同。有一天早上,我和爱犬一起散步时,看到一个柿子落在地面上,当时果汁就是呈直线状地喷溅出来。难倒这不属于自然吗?宇宙中也存在很多直线。在我的设计中,反而会用直线强调自然美。

    LD

    很多人说,从您的作品中能强烈感受到材料的特色,不知你是否同意这一说法?

    吉村纯一

    我自小便喜欢铁块、石块等重物,有时甚至会把施工人员落在现场的铁扳手捡回来;还喜欢捡石子,让我在河边捡一天都不会感到厌烦,我的公司里就放着很多石头。我喜欢利用铁、石等材料的不同特点将不同的材料搭配起来。对树木的运用也是一样,一旦发现喜欢的树木,哪怕需要更改设计思路,我也会想方设法地把它们用到设计中。

    LD

    您与建筑师联手合作的经验很丰富,请问有何诀窍?

    吉村纯一

    首先,最重要的是要获得对方的信任,因为工作中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是根本。比如,一起去现场时,如果两个人穿的是相同品牌的衣服或鞋子,共同话题自然就会增多。当然,还需要仔细揣摩建筑师的想法,也就是说要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认真思考。

    LD

    您认为今后景观设计行业应如何发展?在做中国项目时,您发现了哪些问题?

    吉村纯一

    我认为对于景观设计行业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坚持不懈地求索。不同国家有不同的特点,因此设计师需要根据各国实际情况进行构思,个性化设计的不断涌现将成为一种普遍现象。让个体不断地展现出特性,久而久之,“拥有个性”便会成为常态。

    中国的景观设计目前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进度混乱。例如,总体情况把握不准,有时会突然要求我们停止设计,也会突然让我们第二天就提交成果——这都是很令人头疼的问题。

    上一条:不忘初心,携手前行——第三届LD中国景观设计大奖 下一条:第三届“LD中国景观设计大奖”如约而至!

    关闭